男友尾随女友警诬指打劫‧情侣遭上铐殴打

发布于 2020-07-25   528人围观


男友尾随女友警诬指打劫‧情侣遭上铐殴打(吉隆坡16日讯)一对情侣申诉,两人分别驾驶轿车返家,一前一后抵步公寓保安亭时,男友突遭3名便衣警探围捕,其中一人还举起手鎗指向男友,指责他跟蹤女子企图抢劫,其余两人以手铐扣着他后,再把他压在地上拳打脚踢。女友欲向警员澄清两人关係,却被重掴耳光及挨拳,导致她耳膜受损,影响听力。这起警员捉错人并涉及滥权的事件,是在上週四(7月11日)凌晨12时发生。尾随女友车子返家的男事主不但被指企图打劫,换来一阵痛打之余,还被警方扣留两天,直至7月13日(週六)才获保外。警举鎗叫男友不要动受害情侣心感不愤,週二在行动党蕉赖区国会议员陈国伟的协助下到蕉赖警局投报,指责3名警员滥用私刑。男事主林文权(25岁,承包商)声称,事发时,他与女友蔡秋婷(27岁,推销员)分乘两辆车回到女友位于蕉赖的Warisan Cityview公寓,女友比他先抵步,先到停车场停车。正当他準备“刷卡”进入公寓时,突然出现3名男子,其中一人还有手鎗。“其中一人举起鎗叫我不要动,其余两人把我拉出来,用手铐扣着我及抢走我的皮包,再把我的头压在地上,不停地踢我及打我。”他说,3人都穿着便衣,因态度兇劣及抢走其皮包,一度让他以为自己被劫而大喊:“抢劫”。“他们在举鎗警告我不能动时,说我是抢劫犯(samun punya orang),说要跟着前面的女生回家,想打抢那位女生,可是那女生就是我女友,我怎幺可能要打抢自己的女友?”在停车场等了数分钟仍不见男友蹤影的蔡秋婷,突然听到男友大喊“抢劫”,赶到保安亭处时,已看见男友被人按头压在地上,并且对他拳打脚踢,还有人正在搜查男友的车子。“我问他们(便衣警员)发生甚幺事,他们说男友要打抢我,我向他们解释我们是情侣,并要他们出示证件,不料其中一人当场掴我耳光,另补一记拳头,我晕倒在地上后,还有人不停地在踢我。”蔡秋婷声称,当时有许多围观的居民,保安们也试图调解,反被便装警员责骂。称被殴打20分钟林文权声称,他与女友无故被3名便衣警员殴打近20分钟,直至蕉赖警局的警员抵达现场后,3名便衣警员即要求乘坐其车子,一起到警局录口供。他说,3人一直强调他是劫匪,指控他要打抢比他早一步进入公寓的女生,即其女友。“在警局时,他们还是不停地搜索我的车,我之后也被带到金马警局,扣留两天,直至13日才被放出来。”他自称没有犯法或拥毒,车内也没有毒品或危险武器,从被警方拦截到殴打的过程里,他与女友也不曾回手或出言辱骂对方。林文权声称,警员也许误会他尾随女生车,动机不良,但最让他们疑惑的是,警员在确定比他早一步回家的女生其实是其女友后,为何还要如此粗暴地对待他俩。女友被掴致听力受损蔡秋婷声称,其左耳膜因被警员大力掌掴而导致听力受损。她说,男友被警方扣留后,她一个人到中央医院验伤,结果发现,其左耳膜因曾遭撞击而受损,影响听力。“医生说,我耳朵有点聋,但还是可以听到声音,只是不能再像以前那样。”除了耳膜受损,蔡秋婷也申诉,其左脸颊也被殴至红肿,身上有瘀青;其男友则是左手肘也有擦伤。电眼拍下案发过程林文权与蔡秋婷将拍下事发经过的闭路电视记录交给警方调查。视频可看见有人在林文权车内搜索,随后蔡秋婷从公寓内走出来,试图了解情况,结果反被殴打,保安员尝试阻止但不果。这3个视频都是在事发当晚,由保安亭处的闭路电视所摄录,每个视频片长约5分钟,主要记录了男事主在抵步公寓后,所遭遇的一切,惟事发时已是凌晨时分,天色很暗,视频画面并不清晰。根据视频记录,林文权在抵步后,準备“刷卡”进入公寓範围,但疑手不够长,所以打开车门起立“刷卡”,这时有两辆摩多驶到其车尾,林文权突然站直,不敢乱动,随后就有两个黑影扑向前,要抢其包包及以手铐拷着他,再把他压倒在地上。陈国伟促严厉对付3警员基于此事涉及警员亮鎗,陈国伟声称,他将协助致函给吉隆坡总警长及全国总警长,要求他们严正看待这起事件,并儘快处理及调查,并严厉对付3名涉案的警员。他强调,警方不应随便亮鎗,这起事件已严重影响公众对于警方的公信力。他指责涉案的警员除了滥用私刑,也有报假案的嫌疑,因为警方是以怀疑男事主是重犯而扣留他,但事实并非如此。陈国伟声称,现在社会治安不靖,不论是出门、在家或是用餐,安全都受到危胁,而投诉者的案件发生在自己的公寓範围,向其行凶的却是警员。“警方怎幺可以这样对待市民?警方应该是保护市民的安全,现在却是反过来向他们拳打脚踢,甚至是亮鎗恐吓。事主都是拥有正当职业的市民,其中一人还是女生,还要被警员殴打。”警允儘快处理以示重视蔡秋婷是在男友林文权及陈国伟的陪同下,会见蕉赖警局副主任拉欣,后者答应会儘快处理,并表明警方非常重视此案。“拉欣说,他们会调查,但在这段时间里,有任何警员骚扰我或要向我问话,我可以联络他。”她与男友都希望3名涉案的便衣警察最终受到法律的制裁。蔡秋婷于週二前往蕉赖警局报案,指责3名便衣警察滥用私刑,希望吉隆坡警察总部或有关单位可以展开调查,向3人採取纪律行动之余,还要将3人提控上庭。她在报案书中提及,她在事发时看见一名印裔及巫裔男子正在抢夺男友的皮包,她企图向印裔男子询问为何要这幺做,对方回应自称是警员。她曾要求他们出示证件,但他们不肯,突然间,印裔男子即向她的左脸挥了两拳,导致其左脸红肿。警从2层面调查蕉赖警区主任莫汉星接受《》访问时指出,他们将透过两个层面调查此案,其一是该警局确是在事发前接获民众投报,称男事主试图拦截女事主的车子,疑似心怀不轨,故警员才前往事发现场调查和扣捕。“第二个层面是,女事主声称,当警员与男事主起冲突之际,她试图出面阻止,却反遭警员殴打一事。”他强调,即便女事主曾向警员表明被扣捕的男子是其男友,惟警方依旧必须秉公办事,不能单凭女事主的单面之词就释放男事主。“毕竟确是有人在事前向警局作出投报,所以我们依旧必须遵照程序带领男事主协助调查,绝不能漠视投报者的投报,并轻易地释放男事主。”他也补充,当局也得悉,该名男事主在遭到逮捕时,曾辱骂警方,惟实情尚有待深入调查。“事主确实有权要求警员出示警员证件,但据我所知,警方后来也有向他们出示证件。”此外,莫汉星透露,迄今为止,当局已掌握了一个闭路电视记录和一名证人口供作为证据和调查线索。他保证,当局一定会公正不阿地作出调查,绝不偏颇任何一方,至于警员是否有滥用职权而动武一事,他声称将待调查报告完成后,再作出回应。“在调查报告出炉之前,我希望大众切勿早下定论,这对警员或事主都有欠公平。”/报导:张欣薇、洪美玲‧2013.07.16